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FUN享】【雯雯日记】【作者:rentingting365】【1-4部+番外1-2完】

第一部:白色小熊内裤的开

  XXX0年2月14日日记你好,我叫雯雯,今天就1 9岁了。对,今天就是我的生日,妈妈说我是大人了,虽然老是呆呆的,但开始记日记以後,以後翻看看,可以从中反思学习,可以变聪明点。

  今天的生日很有意思呢!早上起来,妈妈给我梳了好看的辫子,吃了早点,就带我和邻居李叔叔还有浩浩哥哥去了游乐园。游乐园很有意思,有过山车、海盗船,平常妈妈都没有时间带我去,太远了,只有平常李叔叔和浩浩哥哥带我去动物园玩一下而已。哎,要是我有爸爸就好了,妈妈说爸爸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我都没有见过他,要是他什麽时候回来就好了。

  李叔叔一家对我们都很好,我们做了十年邻居了。妈妈说李阿姨是她的中学好友。李阿姨去年出国学习了,听说要学习很久,也许今年暑假可以回来探亲。

  回到家门口,妈妈问我:“今天高不高兴啊?”

  我使劲点头,妈妈和叔叔都笑了。妈妈又笑我说:“老是呆呆的,长不大的样子。”

  然後妈妈进厨房去给我们做橙汁喝,浩浩哥哥跑进去拿东西吃。

  这时候李叔叔说:“雯雯,今天叔叔带你去游乐场,雯雯怎麽谢谢叔叔?让叔叔亲亲好不好?”

  我有点害羞,还是点点头。李叔叔就亲了我一下,不过和以前不同,他亲我我嘴巴,还把舌头都伸进来使劲吸,搂着我死死的,我想推他都推不动,亲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还好这时妈妈在厨房问我们想吃什麽点心,叔叔才把我放开,还冲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感觉怪怪的,又有点羞羞的,但又有点舒服。後来李叔叔走的时候,还在我耳边说,他把我当女儿,喜欢我才亲的,不要告诉妈妈,要不她会吃醋的。

  日记你说,我要不要和妈妈说呢?

  XXX0年2月21日日记你好,对不起,过了一个星期才和你说话。最近开学了,对了,我还没和你说吧,我今年六年级,浩浩哥哥也是六年级,他比我大一个多月,我们都在光明小学,不过不在一个班。

  今天本来是李叔叔来接我们的,不过他有事情,我们就搭公车回来。公车好挤,把我和浩浩哥哥挤开了,我被挤在後排的一个伯伯身边,他就让我坐在他腿上,书包抱在我胸前。他真好人,不过他为什麽要摸我呢?还问我内裤的图案是不是粉红草莓的。

  才不是,是白色的,还是小熊的!

  他摸我屁股摸得痒痒的,摸了一会,他把我的屁股抬起来一点,把一个热热硬硬长条状的东西放在我屁股底下开始慢慢摩擦,一边他还在喘气。好怪,不知道他在干什麽,好像不太好,我想挣脱,可伯伯抱得我死死的,我完全挣不开,我想叫浩浩哥哥,可他不晓得在哪里,又不好意思大声叫出来。

  伯伯摩擦得我痒痒的、热热的有点舒服,就是屁股被他的毛毛扎得有点痛。

  後来他哼了一声,一股热热的液体喷在我腿间。伯伯又等了一会,帮我把裤子和内裤拉好,然後一边摸我一边问我叫什麽,在哪里上学什麽的,我有点怕,低头随便乱说了几句。

  後来到站了,浩浩哥哥终於随着人流找到我这边,然後浩浩哥哥就拉着我的手一起回家了。

  日记,你说这个伯伯到底在做什麽呢?

  XXX0年2月25日日记你好,昨天妈妈上夜班,我又去和浩浩哥哥一起睡,不过李叔叔今天说浩浩哥哥是男孩子,长大了,要独立,不能再和大人一起睡了,雯雯是女孩子,还可以和大人睡。我不要一个人睡!後来李叔叔在我身边躺下,他身体硬硬的,不像妈妈那麽软。李叔叔让我叫他爸爸,哎,李叔叔要是我爸爸就好了。

  李叔叔开始亲我,像上次一样,不过亲的时间更长,我都快晕了。他一边亲一边摸我,嗯嗯,比公车上伯伯摸我还要舒服,也有个硬硬的热热的东西在下面顶我。我就和李叔叔说了上次我在公车上碰到的事情,然後李叔叔的呼吸就更重了,摸我也更使劲了,一边还问:“然後呢?”

  後来我就说到伯伯用热棒子摩擦我的事情,李叔叔也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他身体下面,掏出他的棒子来快速摩擦我的屁股。後来我说到伯伯的棒子喷出热的东西出来到我腿间和内裤上,李叔叔摩擦得更快了。

  然後他突然坐起来,让我趴在他腿间,头靠近他的大腿,他大腿中间有个长条状的黑红色的大东西,头是圆圆的,上面还亮亮的。李叔叔好像很累的样子,一边喘气一边说:“那是伯伯想请你喝牛奶,不小心洒了。今天爸爸也请你喝牛奶。”

  然後叫我张开嘴贴在那个亮油油的头上面,李叔叔浑身一抖,我就感觉到一股股热热的东西喷到我嘴巴里,味道怪怪的,不像平常的牛奶,不过是李叔叔请我喝的,我还是都咽下去了,还舔了舔那个圆圆的头。

  那个大长东西慢慢软下去了,李叔叔抱着我重新躺下,一边摸着我,一边问我:“雯雯,牛奶好不好喝?”

  我鼓着嘴,觉得不是很好喝,李叔叔就笑了,揉着我的胸部说:“老是呆呆的。”

  又说:“以後喝多了就好喝了,我以後常常请雯雯喝牛奶啊!”

  喝多了就好喝了?那好吧,以後常常去喝李叔叔的牛奶。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李叔叔又让我喝了一次牛奶,还是不好喝,希望以後可以变得好喝了吧!

  XXX0年3月2日日记你好,妈妈最近外出学习了,据说要学习一个月。哎,妈妈本来不想去的,後来李叔叔说可以保证照顾我,妈妈终於还是去了,所以我最近就住李叔叔家,和浩浩哥哥一起吃饭、写作业,晚上和李叔叔一起睡。

  李叔叔几乎天天晚上都让我喝牛奶,他有时候想把他的牛奶棒子塞到我嘴巴里,可是那个实在太大了,所以他一般是让我舔一舔棒子,舔到喷出牛奶让我喝下去为止。

  牛奶好像比以前好喝了一点点,我一边舔,李叔叔还把手指头塞到我尿尿的地方来回抽插,有点小痛,不过李叔叔说他在帮我检查身体,习惯就好了。我就忍下来了,希望我身体健健康康的,不要给妈妈和叔叔带来麻烦。

  XXX0年3月15日日记你好,今天李叔叔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我说我不想去医院,李叔叔就带我去了一个伯伯家里。伯伯姓刘,嘻嘻,刘伯伯是个胖子,还是个地中海。

  刘伯伯看到我,很高兴的样子,让我在沙发上喝果汁,他和李叔叔去准备检查身体用的东西。我好像听到刘伯伯在说什麽“幼 齿”、“美女”、“嫩肉”、“操”之类的,不太明白是什麽意思。妈妈一直说我呆,也许吧,我真的不懂他们在说什麽,不过他们一直在笑,很兴奋的样子。

  後来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脱掉衣服,我觉得不好意思,不过李叔叔说我的身体让亲人和医生看没有关系,李叔叔还说这是为我好。最後他帮我脱掉连衣裙和我最爱的小熊内裤,我就光光的躺在一张特别的床上,双腿分开架在床两边的架子上。

  他们开始用手电筒、放大镜、镊子、手指等等开始检查我尿尿的地方,感觉怪怪的,有点痛,但也有舒服,不自觉的流出像尿一样的东西,啊,羞死了。我想坐起来,但李叔叔按住我,说那不是尿,是好喝的东西,就开始舔我,还“呼噜呼噜”的把我流出来的东西喝掉了。

  李叔叔舔得我好舒服,水流得更多,还想把他的头夹住让他更使劲舔我。後来换了刘叔叔舔,李叔叔还在旁边说从来没喝过这麽好喝的东西,还是大补的。

  後来刘叔叔检查了我尿尿的地方,还用一个有点粗的管子插进去我下面,後来又换了一根更粗一点的管子慢慢地、浅浅的插了一阵,看我好像适应了,刘叔叔对李叔叔说:“可以了。”

  李叔叔来到我身前,掏出他的牛奶棒子,摩擦了一阵我正在流水的下面,然後在棒子上抹了一层什麽药膏。他很兴奋,笑着对我说:“雯雯,我来喽!”

  然後慢慢地把棒子挤进我下面。好痛!比刚才最粗的管子还粗,还硬硬的。

  我好痛,开始挣扎扭动,可是李叔叔把我压得死死的,刘叔叔还在旁边压着我,牛奶棒子一点点进去了,我痛得发昏,一边求饶一边大哭,可是李叔叔一点也不停,咬着牙几乎把他的棒子全挤进我的下面才停住,我已经痛得快昏了。

  李叔叔咬着牙呼出一口气,对刘叔叔说:“真紧,他妈太紧了,我差点刚插进去就射出来。”

  然後又抚摸着我说:“雯雯放松,叔叔给你打疫苗呢!会痛是对的,以後就不痛了。”

  打疫苗,我以前都是在胳膊和屁股上打的,的确很痛。

  李叔叔停了一阵,和刘叔叔一起抚摸我的身体让我放松,我感觉适应些了,就含着眼泪对李叔叔说:“叔叔你继续打吧,我忍得住。”

  李叔叔已经脸红脖子粗了,听了这话,低吼了一声,握住我的腰就开始动起来。

  好痛,真的好痛!我基本快痛昏过去了。我的眼泪一直哗哗的流,刘叔叔就在一旁舔我的眼泪,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大手揉我刚发育的胸脯。

  好一会儿,李叔叔加快速度,拼命挺动,而我的下身已经麻了,反而好过了些。他突然停下来,然後,热热的东西就射进我的身体了,好一会才停下。他这才长出一口气,然後把棒子抽出来,棒子上红红的,好像有血丝。

  李叔叔用我的白色小熊内裤擦了擦他的棒子,哎呀!小熊的头都染红了,坏叔叔!不过后来叔叔过来给我一个深吻,还说:“雯雯太棒了,爸爸爱死你了。”

  唉,我觉得全身都快散架了,虽然很痛,不过爸爸很高兴的样子,而且我也打了预防针,以後都不容易生病,也是很好的。

  李叔叔亲完我之後,我发现刘叔叔站在我两腿之间,用手电筒和手指检查我的下面,对李叔叔说:“还可以,有点受伤,不过不大,保险起见,养个五、六天就好了。哎,这小穴真是漂亮可爱。”

  李叔叔很高兴的对我说:“快谢谢刘叔叔。”

  我的嗓子都快哭哑了,就很小声的说:“谢谢刘叔叔。”

  刘叔叔真是很好人,开始帮我检查身体,中间帮李叔叔给我打疫苗,最後还请我喝了他的牛奶。

  今天真是很累的一天,晚上还是李叔叔帮我洗的澡,浩浩哥哥还在一边笑我打个疫苗都这麽怕痛,身体弱、力气小。哼!下次去刘叔叔那里打疫苗是一个星期以後,我一定要比这次表现好。

  XXX0年3月22日今天又去刘叔叔那里打疫苗,比上次好多了,还是痛,但不会痛得昏过去。

  这也归功於李叔叔每天用手指帮我扩充下面,还请我天天喝他营养丰富的牛奶。

  今天是刘叔叔帮我打的疫苗,他的棒子比叔叔的短些也稍微细些,比较好过点。刘叔叔说我这次没有怎麽受伤,养两天就好了,他还和叔叔感叹说没想到我这麽小的阴道竟可以容下成年人那麽大的棒子,上次那样都没有很严重的损伤,真是耐操。最後他还给了李叔叔一张光碟,说是我第一次的记录。

  XXX0年3月28日打疫苗以後的第三天,李叔叔又把他的棒子插到我的下面了,李叔叔说那儿叫阴道。李叔叔说这个疫苗要经常打才可以巩固疗效,李叔叔还喜欢一边给我打疫苗,一边和我一起看我第一次的那个光碟,里面我好羞人哦,叫那麽大声,扭那麽厉害,李叔叔那麽辛苦才给我打完疫苗,真是不勇敢,所以最近李叔叔给我打疫苗的时候,我都尽量放松自己去配合他。

  因为妈妈叫我去学舞蹈,所以我的身体柔韧性很好,比如双腿可以一字型打开,或者我自己用胳膊把双腿压在身体两侧,阴道朝上给李叔叔插进去。他很喜欢这些姿势,有时候还要拍照留念,我其实不想拍,可李叔叔说这是他的独家珍藏,我也只好任他拍了。

  而且李叔叔常常是先舔我下面,舔得我很舒服、流很多水才插进去,所以痛得不那麽厉害,他一边动,我有时候还有舒服的感觉,忍不住叫出声才行。我好像开始喜欢打疫苗了。

  XXX0年4月1日日记,今天是愚人节!我最讨厌的节日!

  还好昨天浩浩哥被李叔叔拍头,说今天不许捉弄我,否则揍到他屁股肿。

  而且今天周末不上课!

  耶!今年被我逃过了!

  XXX0年4月5日妈妈回来了,我就搬回家睡了。不过妈妈调班了,以後常常上夜班,我也就常常去李叔叔家睡。

  李叔叔让我不要告诉妈妈打疫苗的事情,因为妈妈不信任疫苗,所以我要是说了,妈妈会生气。我不想妈妈和李叔叔他们吵架,也想继续打疫苗,就没告诉妈妈。

  而且李叔叔很小心,有一次李叔叔送我回来,妈妈看到我手臂上的乌青,问我是怎麽回事,其实是李叔叔给我打疫苗时候捏的啦,不过我说自己碰到桌子上了。以後李叔叔就再没在我身体上弄上什麽痕迹了。

  XXX0年4月10日日记你好,最近没什麽新的事情,每天上学、下学、写作业、睡觉、让李叔叔打疫苗。打疫苗老是开始有点痛,然後就舒服起来。不过今天小玲给我说,觉得我好像变得更漂亮了,好像也更呆了。

  这算什麽嘛!以前他们都叫我呆呆美少女,常常和我开玩笑,不过他们也不敢太过份,他们写作业不会还得问我,老师又喜欢我。小玲说那些同学的心态就像看到很可爱的小猫、小兔子,想逗弄一下罢了,其实他们都是喜欢我的。哼!

  哎,要是他们不要和我开那些玩笑就好了。

  XXX0年4月16日日记你好,今天我穿上妈妈新买的一件连衣裙去学校了,同学都说很好看,连校工王爷爷也说我漂亮。王爷爷是个孤寡老人,小玲说他好像是校长的远方亲戚,在我们学校做了很多年了,很多同学都认识他,他经常给我们水果吃,人很好,对我特别好,有几次还单独叫我去他的休息室吃东西,对我十分和蔼,所以我也比较喜欢他。

  今天下学浩浩哥哥班因为上次考试不太好被留堂了,和老师通过电话,李叔叔就把车停在一个相对僻静荫凉的地方,我们坐在车里等浩浩哥哥。

  李叔叔一边摸我下面,一边和我聊天,我忍不住湿了,只好撩起裙子,埋怨李叔叔把我摸得新裙子都要湿了。李叔叔笑嘻嘻的说:“没事。”

  就俯下身舔起我来,要把我流的水都舔进肚子里。

  舔着舔着,我们的呼吸都粗重了很多,李叔叔扭了我屁股一把,说:“小妖精。”

  把我的座位放平,就俯身向我压过来。他拉下我的内裤,掏出他的棒子一下子塞进我的阴道里动起来,哦  好热好硬好大的棒子!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李叔叔的屁股动作摆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用劲,然後他弓着背,低下头来把舌头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死命吸着我的嘴巴,把我的呻吟封在嘴里。车里空间不算大,我人小,而且身体柔韧,还不觉得太难受,李叔叔个子高得多,束手束脚的动作舒展不开,就只有屁股死命顶我,我都要疯了。

  等他的嘴巴离开我的嘴巴,我一边想推他却推不动,一边头昏脑胀的向他求饶:“不  不要了,再干  我就  就要死了!”

  没想到李叔叔闻言好像头脑里面一根弦断掉似的,开始发疯一般拼命大动起来,一边大叫:“干死你!我他妈干死你!小婊子,干死你  ”

  我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身体只是随着他的运动而运动。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下面身体里的棒子一阵痉挛,熟悉的热流喷入我的身体里,好一会儿才停下来。这热流烫得我清醒了一点,这时候李叔叔好像才回过神来,轻轻摇晃我的身体,拍我的脸颊。

  我渐渐清醒起来,看着眼前李叔叔那满足又有点担心的神色,突然觉得好委屈,我使劲推他一下,又没推动,倒引得还在我身体里半硬不软的棒子又蹭了我一下,两个人同时吸了一口气。

  我委屈的哭起来,转过脸不去看他,李叔叔连忙又亲我、又哄我,连连说今天他太兴奋了,没控制好才会这样,那些叫我小婊子的话不过是乱说的,叔叔错了,再也不那样了。

  他一边哄我,一边用手轻轻摸我的胸部,下面的棒子轻轻抽插,我被弄得又喘息起来。这次叔叔抽插得很慢,我反而难受得紧,不由求他快些,叔叔咬了我嘴巴一口,说:“这可是你要求的。”

  然後又加快速度动起来。

  因为第一次射过,所以李叔叔这次时间比较久一点,我只有紧紧抱着他,小声呻吟着,任他在我脸上亲来亲去,舔我的眉毛和眼睛。他一边舔,一边问我:“雯雯,舒不舒服?”

  我闭着眼睛,咬着嘴唇,点点头,叔叔呵呵一笑,又开始不紧不慢的抽插起来。

  这时候,叔叔的电话响了,原来是浩浩哥哥的老师,说浩浩哥哥还有十分钟左右下来。叔叔让老师转告浩浩哥哥我们车子的位置,然後一边和老师聊着,一边慢慢地、深深的干着我,他一顶,我一个忍不住叫出声来。

  叔叔看我一眼,开始笑着和老师聊起我的学习来了。因为浩浩哥哥的数学老师也教我们班,所以数学赵老师也认识我,也挺喜欢我的;赵老师也知道我和浩浩哥哥是邻居,两家关系好,所以两个大人就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我。最後赵老师还让我和浩浩哥哥多在一起学习,互相促进。

  我听着赵老师的说话声,感受着李叔叔在我身体里热热的棒子,突然觉得好兴奋,不由得自己扭动起来。李叔叔气息开始不稳,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俯下身笑着对我说:“小淫娃,被老师听着干的感觉很好是吧?看我干死你!”

  然後他开始又急速冲刺起来,最後把牛奶深深的射进了我的肚子里。

  两个人抱着喘息了一阵子,李叔叔又亲了我一口,放开我,两个人分别整理衣服。不多会儿,就听到浩浩哥哥跑过来上了车,他看了我一眼,很奇怪的说:“雯雯,你怎麽脸红红的?嘴巴也有点肿,刚才吃辣椒了吗?”

  叔叔不由忍着笑说:“是啊,我们刚才买了麻辣烫来吃,谁叫你出来太慢,我们都吃光啦!”

  浩浩哥哥懊丧的大叫一声,郁闷的说以後再也不要留堂了。嘻嘻,浩浩哥哥,我们没有吃麻辣烫啦,叔叔给我吃好大一份牛奶呢!

  XXX0年4月22日日记你好,今天叔叔带我去刘叔叔那里复诊,刘叔叔一边努力给我打疫苗,一边赞我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李叔叔就在一旁让我舔他的大棒子,他们隔一会就换一下位置,基本上只要一个人说“不行了,我快射了”他们就把棒子从我身体里抽出来,交换位置,再重新插到我身体里抽插。两人弄了好久,不过反正我也挺喜欢打疫苗的,久点也还好。

  後来李叔叔射了一次,刘叔叔射了两次,我身体软软的,休息了好久才爬起来和李叔叔回家。妈妈还没回来呢,唉,好想和妈妈分享去打疫苗的感受啊!

  XXX0年5月01日日记你好,今天妈妈、我、李叔叔、浩浩哥哥一起去公园玩,中午在公园野餐。出发前李叔叔给我一瓶开了封的花生牛奶让我路上喝,还特意悄悄告诉我不要让妈妈或者浩浩哥哥喝到。我嚐了一口,原来李叔叔把他早上的牛奶灌进瓶子里去了,李叔叔真好,怕我累,让我路上补充这麽营养的东西,所以我和叔叔保证一定喝完。

  路上聊天、唱歌,很开心。到了地方,游人不少,我们先爬山,呼~~真的好累啊!还好有叔叔的牛奶给我补充体力。妈妈爬到一半就好累的样子,坐在凉亭里让我们下山的时候回来接她。

  浩浩哥哥这个顽皮的家伙,到了一个打靶的地方就不肯继续往上爬了,一定要玩,叔叔就给他一些钱,让他带好手机,我们下山的时候来接他。我和叔叔继续上山,到了顶峰,景色很美,叔叔提议说休息一下,我也很累了,就找个没什麽人的地方坐在叔叔随身背包里拿出来的垫子上。

  我靠在叔叔怀里,叔叔一会揉着我的胸部,一会儿揉着我的小穴,我有点害羞,怕有人上来看到,叔叔说:“不怕。”

  拿出个毯子盖住我的身体,然後手就在毯子里大肆摸起来,有时还用毯子遮着我们的头,亲我的嘴巴。

  不一会儿,我们都喘起来了,叔叔说:“我受不了了!”

  一把拉起我,拖着垫子到了树林里,找个隐蔽些的地方,叫我躺下,掀起我的裙子,将他硬硬的棒子掏出来,摩擦几下就插到我的阴道里抽动起来。我很怕别人看到,不敢发出声音,叔叔反而干得更加大力,还换了好几种姿势,弄得我最後还是叫出了声才把速度减慢下来。

  今天游人还是不少的,我们好几次听到外面人说话的声音、小孩子打闹的声音。我们都很紧张,可叔叔好像更兴奋了,咬牙死命干我,我忍不住一口咬在叔叔的肩膀上,叔叔身体一僵,一股热流喷薄而出,沉重的身体随即压在我身上。

  好一会儿,我们才不那麽喘了,叔叔翻身坐起,拿纸巾擦擦他的肉棒又擦擦我的下体,抱起我来互相整理衣服头发。他点着我的鼻子说:“小妖精,本来想射在你嘴里的,一咬我忍不住就射进你肚子里了,还得擦半天。”

  我笑起来,还好叔叔的T恤是有领子的,要不万一妈妈发现我咬了叔叔肩膀,一定会骂我啦!

  休息一会儿,下山接了浩浩哥哥,臭小子还不想走呢,叔叔催他说阿姨该着急了,才和我们一起下山去。找到妈妈,她已经休息过来了,就在附近找地方铺开桌布,我们开始野餐,大家都饿了,觉得今天的饭特别好吃。今天真是有趣的一天。

  XXX0年5月11日妈妈又出差了,唉,还好有李叔叔和浩浩哥哥他们。不过昨天晚上我们睡下以後,下雷雨了,浩浩哥哥很害怕,就跑过来敲门要和我们一起睡。叔叔当时正在把我搂在怀里,用手捂着我的耳朵,下面用竖起来的大棒子一下下的蹭着我下体,蹭得我开始流水了,叔叔正要插进去,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和浩浩哥哥快要哭了的声音,没办法,只好打开门。

  浩浩哥哥一下子跑进来,拉开被子钻进来蒙着头,叔叔又气又笑,只好用胳膊抱住我们两个,拍打拍打着睡了。

  今天清晨我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感觉下面湿湿热热的,原来是叔叔在舔我的下面,我好困呐,推他的头没推动,就没管他。舔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好像流水了,这时候叔叔把我的腿往下一拉,一个大大热热硬硬的东西就捅了进来。

  叔叔好像不想吵醒浩浩,干我干得比较轻,一边干,一边在我耳边咬牙切齿的说:“我昨天晚上硬了一晚上!”

  我看着他的表情,好好笑哦,不由得笑起来了,叔叔好像更生气了,忍不住大力干起来。

  浩浩被吵醒了,揉着眼睛问:“你们在干什麽呀?”

  叔叔喘口气,说:“没事,爸爸帮雯雯按摩呢!”

  浩浩一副还是很困的样子,“哦”了一声又接着睡过去了。叔叔没干很久,最後射在我的嘴巴里,看我咽下去,就搂着我睡了。

  今天浩浩哥哥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羞他怕雷雨。他和我讲,以後再也不会因为害怕雷雨跑来和大人睡了,我才不管呢,再来我就羞他。

  XXX0年5月15日日记,我要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情。

  今天放学後我和几个同学帮数学赵老师批上午小测验的卷子,後来赵老师又单独留我聊了一下天,出来的时候有点晚了,李叔叔的车停在那里,过去一看,校工王爷爷在和李叔叔说着什麽。看我出来,两人停口不说了,李叔叔脸色不太好,而王爷爷则笑眯眯的看着我。

  後来我和王爷爷打声招呼就进车里面了,浩浩哥哥正玩PSP玩得认真。我问浩浩哥哥他们两个在讲什麽,浩浩哥哥不太认真的说:“不知道。”就继续玩了。奇怪。

  今天妈妈不用加班,真好,喜欢抱着妈妈软软的身体睡。

  XXX0年5月16日日记,我今天好累哦!上午叔叔带我去刘叔叔家打疫苗,叔叔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干我干得很大力,干得我叫都叫不出来了,连刘叔叔都说要“怜香惜玉一点嘛”叔叔才放松点。

  等他们都射了两次在我身体里,我在床上喘气的时候,听他们说什麽“老头子、车震、人老心不老、癞蛤蟆、照片、举报、校长  ”等等,不太明白。李叔叔阴沉着脸,刘叔叔笑嘻嘻的拍他的肩膀。我被他们干得好累,也没理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等醒过来,已经下午了,李叔叔和刘叔叔轮流用他们的嘴巴喂我吃完饭,穿好衣服,李叔叔就带我开车去了学校。奇怪,今天不上课,去学校干嘛?李叔叔说:“你们校工王爷爷找你有事情,去了就知道了。”

  等到了学校传达室,果然王爷爷在那边等着我们,王爷爷笑嘻嘻的把我抱过去坐在他大腿上,对我说:“小雯雯,你们来啦!”

  李叔叔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对王爷爷说:“人我带过来了,照片呢?”

  王爷爷说:“急什麽,反正我也跑不了,对不对啊?雯雯。”

  说着,王爷爷低头亲了我一口。我觉得今天王爷爷怪怪的,和平常和蔼的样子一样但又不一样。

  然後王爷爷抱着我走进传达室内的休息室里,平常王爷爷就在这里睡觉,里面有张大床,我之前上一、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工作忙,放学常常不能按时来接我,有时候王爷爷就让我在这张大床上睡一下,等妈妈来了叫我。後来李叔叔买了车,经常接浩浩哥哥顺便接我,我就很少来这边休息了。今天看到,有种亲切的感觉。不过,王爷爷找我来,到底是为什麽呢?

  王爷爷把我放在这张大床上,李叔叔也跟了进来,随手关上门。王爷爷笑着对他说:“怎麽,不放心啊?雯雯是我从小看大的,我不会故意欺负她啦!”

  顿了一下,又说:“你要看就看吧,学多几招。”

  一边说着,王爷爷就开始解我的衣服  等等,等一下,我抓住王爷爷的手不解的看着李叔叔。王爷爷不是亲人也不是医生,为什麽要脱我的衣服?

  随着我的目光,李叔叔咳嗽了一下,扭过头避开王爷爷笑嘻嘻挑着眉头的脸和我疑惑不解的眼神,顿了顿才说:“雯雯,我之前不是帮你在刘叔叔那里打过疫苗吗?王爷爷也需要打,但是他人老了,直接打疫苗受不了,他知道你打过,身体里有抗体,他就问我能不能从你这里交换一些抗体。你们老师不是老让你们做好事吗?我就帮你答应了。雯雯你不会不愿意吧?”

  原来是这样啊,这是好事情嘛,我肯定愿意的。

  王爷爷冲李叔叔竖了竖大拇指,然後低头又亲了我一口,说:“对,交换抗体,延年益寿的抗体。”

  我又问:“那我要怎麽做呢,脱掉衣服让爷爷看看我的身体就好了吗?”

  李叔叔仍旧不看我,说:“就像平常我们做的那样,让王爷爷把他的棒子插到你身体里插一会儿就好了。”

  哦,明白了!

  李叔叔说话的工夫,王爷爷已经一边亲我,一边解开我的衣服扣子了。虽然我的胸部已经开始发育,可是我并没有像小玲她们那样胸前戴两个罩子,因为觉得怪热的。王爷爷眼前一亮,然後一口咬住我的一个小凸起,细细舔起来,我感觉酥麻麻的,痒得不得了,不由扭动躲避起来。

  王爷爷用一只手把我的双手压在头顶,另一只手揉捏着我的另外一个乳房。

  大概是妈妈讲的发育的缘故,最近我老觉得乳房胀痛,现在被爷爷的手大力地揉捏,好痛哦!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我痒得想笑又痛的想哭,不由求起饶来:“爷爷,不要了,好难受,爷爷赶快插我吧!爷爷赶快插我吧  ”

  王爷爷闻言笑起来,对我很和气的说:“雯雯想爷爷插你了?好,雯雯说什麽,爷爷就做什麽,不过不要太快哦,爷爷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呢!”

  说着俯下身去,从我的胸部一路往下舔,还故意在肚脐那里用舌头钻挑了一下下,惹得我含着眼泪又差点笑出来。

  王爷爷解开我的裙子,赞叹了一声:“好可爱的小蝴蝶内裤啊!”

  然後一边往下舔着,一边把我的内裤慢慢顺着腿拉了下去。我知道我现在是在帮王爷爷做好事啦,不过王爷爷不是亲人、不是医生,这样对我,我还是觉得很害羞,不由得用手捂着我已经通红的脸,对王爷爷说:“快点啦,晚上回去我还想看动画片呢,《超能少女》快结束了。”

  王爷爷闻言抬起头来,笑呵呵的说:“好好,快点快点,不耽误我们雯雯看动画片。”

  一边说着,一边分开我的双腿舔起我的肉缝来。

  因为上午被叔叔他们大力插过,虽然现在不痛,可是还是很敏感,所以很快就流出水来。王爷爷讶异地看着我的下体,扭头对李叔叔说:“呦!看不出来,你调教得这麽好啊!”

  我看见李叔叔脸涨红红的,正掏出大棒子用手摩擦着,喘着粗气对王爷爷说:“让你干你就干,话这麽多。”

  王爷爷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扭头又深深的亲了我的嘴巴,把他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动着、吸着。我知道王爷爷经常喝茶的,所以他嘴巴里有茶叶的味道,可是并不是很好闻,有种说不出来的怪怪的味道。

  亲了我一会,王爷爷起身脱掉衣服。他的身体没有李叔叔好看,皮肤是松松的,还有斑点,竖起来的棒子也没有李叔叔的大,还有点皱皱的。不过,我现在是在做好事,怎麽能嫌弃爷爷呢,而且我也想早点回去看动画片,所以我把腿掰得大大的,对爷爷说:“请爷爷赶快插进来吧!”

  爷爷扭了一把我的屁股,说:“雯雯真乖,爷爷来了。”

  然後一个挺身,就让他的大棒子进入我的阴道里面了。爷爷停了一下,看着我说:“痛不痛?”

  爷爷的棒子不算很大,而且我流的水很多,他插进来我还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我摇摇头。

  王爷爷随即慢慢抽插起来,越干越快,一边插一边弓下身体亲我的嘴。我不太喜欢他的味道,摇头躲避着,王爷爷用胳膊肘压着我的肩膀,双手死死按着我的脸颊,捏开我的嘴巴把他的舌头伸进来,同时大力又缓慢的抽插着他的棒子,我被弄得“呜呜”叫起来。

  然後王爷爷的手就被拉开了,我看见李叔叔皱着眉头说:“不要那麽大力捏她的脸,她的脸很嫩,会留印子的。”

  王爷爷开始好像很不高兴,然後又恢复笑容说:“好,你的宝贝,按你的规矩。”

  果然之後他就没有再强迫亲我,只是插我的时候又深又慢,我怎麽求他快点他都不肯。

  干了我一会,我被抱起来坐在王爷爷的肚子上,他不断向上顶着。我喜欢这个姿势,这样我就可以自己调节深度和速度了,我快速的上下动着,并且按李叔叔教我的,扭着腰在他肚子上画圈。

  王爷爷一会就喘气越来越粗,自言自语说:“不行,不能这麽快就射了。”

  他说完坐起来,让我翻个身,跪着背对着他,然後他好像一边慢慢站起来,一边慢慢拉着我的两条腿,让我双手扶着地,头朝下、两腿分开在他身体前面,让我的小穴靠近他,开始用大棒子干我。

  他一边干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之前看你们  女孩子  学跳舞,又下腰又  倒立的,我  就想用  这个姿势干你了,爽  不爽啊?”

  我之前从来没有用这个姿势和李叔叔做过,感觉血都流到头上去了,晕晕的,阴道里一阵子的刺激,好像在云端里被人干一样,只能咬着牙努力撑着自己的胳膊,不要一个没劲就摔在床上。

  就这麽干了一会,可能王爷爷也累了,他开始跪坐下来在床上干我,我也可以放松一下自己的胳膊了,呼~~好累。然後王爷爷又让我换了几个姿势,有一些我和叔叔做的时候真的没有用过,还挺新鲜的。

  不知过了多久,终於,王爷爷的速度加快了很多,我感觉身体里的棒子胀大了一圈,然後一股熟悉的热流射入我的身体,和李叔叔他们不一样的是,感觉王爷爷的牛奶好稠哦!有点和平常吃的炼奶一样稠了。

  王爷爷大大的喘了一口气,软掉的棒子从我身体里面滑了出来,他翻身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乾瘦的胸脯上下起伏着,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这时候叔叔走过来,一边套弄着自己的棒子,一边拉起我的头发,让我张大着嘴巴,把他棒子里的牛奶全部喷到我嘴里。

  等我全部吞下去以後,叔叔才放开我,对着还在喘气的王爷爷说:“好了,你也干够了,照片呢?”

  王爷爷笑看了他一眼,又喘了一会气,才翻身从床头旁边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拿了一个U盘出来,递给叔叔。叔叔劈手夺过,又在床头找到王爷爷的手机,不断按键翻看着,王爷爷也没阻止他,说:“我已经把手机里的照片全放到U盘里了,你讲信誉,我也讲信誉。”

  叔叔没有回答,又翻看了好一会,才放下手机,抱起累得不行的我,让我分开腿,用手指插入我的阴道,让爷爷的牛奶慢慢流出来了。我靠在叔叔身上,问他们:“爷爷拿到抗体了吗?”

  爷爷笑着说:“这次拿到了哦,谢谢雯雯。”

  叔叔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用湿巾擦擦我的脸和身体,又帮我穿好衣服、整理好头发,就抱着我出去了。我回头看到床上光着身体的爷爷冲我笑着挥挥手,还用嘴型冲我说什麽,我没怎麽看懂,就被叔叔带出门了。

  傍晚回家後,叔叔帮我洗澡,还用水冲洗了阴道,然後用他的大棒子又狠狠插进我的小穴里,大力插了一阵,把牛奶深深射进我的身体内部才算。今天叔叔不高兴呢,所以我最後又主动用嘴巴很温柔小心的帮叔叔清理了从我身体里抽出来的棒子,才看到叔叔笑了一下。

  叔叔让我把屁股用力夹紧,不要让他的牛奶从我阴道里流出来。然後喂我吃完饭,抱着我看了会电视,就早早送我上了床。我睡觉的时候,浩浩哥哥还没从同学家玩回来呢!唉,真是不乖。

  说真的,虽然我喜欢王爷爷,也喜欢做好事,但我真的不是很喜欢和王爷爷交换抗体。他身体上的味道没有叔叔好闻,也没有妈妈和浩浩哥哥身上好闻。刘叔叔的气味也不是我特别喜欢的,也许是他身体上老是有股消毒水味吧!

  唉,希望下次叔叔让我做别的好事就好了。

  XXX0年5月21日日记,你知道吗?我今天过得不好,一整天头都是昏昏的,不晓得是不是昨天放学淋雨,所以今天感冒了。当时我和浩浩哥哥两个冒雨跑去校门口找叔叔的车,叔叔还骂浩浩哥哥不该带着妹妹一起淋雨。虽然回家後我们都洗了热水澡,还喝了姜汤,可晚上我躺到床上的时候似乎还有点发抖的感觉,後来一直扑在妈妈怀里睡着的,可半夜好像我又踢被子了。

  早上妈妈担心的看着我,不过我还是搭李叔叔的车和浩浩哥哥去了学校。最近我都没有去李叔叔家睡,我想多和叔叔相处一会儿。在校门口看到王爷爷,稍微打了招呼我就跑进教学楼了。最近我都有点躲着他,总是怕他哪天又叫我帮忙去和他交换抗体。

  第一节课的时候感觉还好,到第二节课数学,头就昏呼呼的了。身体一阵阵发冷,不由得趴在桌子上。我的同桌小玲看我难受的样子,举手向老师报告,数学赵老师过来摸摸我的头,说好像是有点发烧了,皱眉头想了想,就脱下西装盖在我肩膀上,抱起我和小玲一起向校医室走去。

  老师紧紧抱着我,像抱小娃娃那样一手贴着我的背,一手放在我的屁股上托着,让我的脸贴在他的胸部。我一边在老师怀里感觉晕晕的,一边心里好笑,赵老师就像熊爸爸一样,胸口和肚子上的肉好厚哦!

  到了校医室,老师把我放在床上,和在那里值班的吴医生交代我的情况。吴医生也是个脸上时常带着慈祥笑容的老爷爷,据说是大医院退下来後被学校聘请的,我因为身体不错,所以很少和他接触,不过小玲她们说吴医生老是说他喜欢小孩子,常常给去校医室的同学糖果。希望这次他能给我甜甜的糖果,而不是苦苦的药吧!

  因为不好太耽误上课时间,老师和小玲很快要回去了,小玲趴在我耳边说:“你快点好起来,我下课来看你。”

  就和老师回去了。

  吴医生看见我虚弱的样子,很怜爱的拍拍我,随後让我趴在床上,我觉得屁股一凉,原来是医生把我的裙子撩起来,正准备拉下我的内裤。我一下觉得好害羞,不由得抓住他的手,吴医生也没有从我的手里抽出手去,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我是医生,现在给你看病,病人要配合,要不病不容易好哦!”

  对哦,我一定是烧糊涂了,亲人和医生看我没关系的嘛!我不好意思的对吴医生笑笑。吴医生抽出手,反而抓住我的手放在我的内裤上,叫我自己脱下来。

  唉,要听医生的话,病才能快点好,我只好自己慢慢把内裤脱下来,交给吴医生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样我的屁股和腿都露在凉凉的空气中了。

  “现在就要打针了吗?”

  我问医生。因为我很怕打针的,连听到打针这个词都会紧张得闭上眼睛,浑身僵直。

  吴医生看到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拍拍我的屁股叫我不要那麽紧张,说:“不是打针,是先量体温。”

  然後叫我自己用手把屁股掰开。“呦,粉红色的,很不错哦~~”一边说着,吴医生就把他的一根手指塞进我的屁股眼里。

  我一下子又僵住了,他的手指凉凉的、滑滑的,应该是抹了药膏,但现在被我的肛门夹住,进出不得。吴医生倒吸一口气,说:“好紧!”

  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抚摸我的身体,好半天才叫我慢慢放松下来。然後他的手指一边在我的屁股里进进出出,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揉着我露在外面的屁股和大腿。

  他在我的屁股里面进出了一会儿,对我说:“果然体温高过正常,具体温度是多少我们要用体温计量一下。”

  说着,他拿出一根玻璃体温计,抹上凡士林,插进了我的屁股眼里。他一边插着,一边温和的对我说:“屁眼要放松,不要太紧,就像我刚才用手指插你一样,放松,否则水银体温计断在里面就麻烦了。”

  我知道水银是有毒的,不由得紧张起来,还好医生用体温计的玻璃杆轻轻的不断地在我屁眼里抽插着,我慢慢习惯了就好了。

  开始,医生为了让我放松,一边插我一边和我聊天,慢慢地,医生的声音没了。我扭头一看,医生正盯着我的屁股,一只手抚摸着,脸上彷佛有种沉醉的表情。这时候,下课铃响了,医生好像突然惊醒一下,把体温计从我的肛门里抽出来,帮我盖上被子,在一旁检查体温计。

  不一会儿,赵老师和小玲还有其他几个同学来校医室看我,吴医生在旁边说我的体温是38度,不算很高,而且问清楚我是淋雨受寒引起的发烧,不是病毒性感染引起的,所以不是大问题。小玲她们又陪我待了一会,因为马上大家要去上体育课,看我不是很严重,就踩着铃声跑走了。

  吴医生给我吃了几片药,喝了很多热水,给我盖上很厚的被子,就在一旁轻轻拍打着我哄我睡觉。吴医生真好,慢慢地,我就睡着了。

  我好像做梦了,又好像没有,好像有人脱掉了我的衣服,在我脸上亲着  不久,一个光溜溜的身体也钻进了我的被子。李叔叔吗?不,不是,味道不像,而且肌肤的触感也不像,是谁呢?可惜我昏昏的不能思考。

  这个身体不断地摸我,不过摸得最多的还是我的屁股和肛门,还用什麽东西不断往我肛门里塞。我好像被压在那个身体的底下了,耳朵和脖子不断被舔着,还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喘着粗气,一个热热硬硬的柱状物体在我的臀瓣间摩擦。

  这是什麽?感觉很熟悉,我好像每天都要接触到。这个柱状物体有个圆圆的头,这个头好像正在努力地往往肛门里面塞。好痛,我好像哭叫起来了,是我的声音吗?还是我在做梦。哎,这个梦真不好。

  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巴,屁股间的柱状物体也不再拼命往我肛门里塞了,一切静止下来,我好像又睡过去了。过了不知多久,我被身上不断运动的重量压得醒过来了,头脑还是昏昏的,没什麽力气。眼前一片漆黑,好像屁股间的柱状物还在,正在轻柔的在我臀间摩擦,“这次倒是不痛  ”

  我不知所谓的想着,又昏睡过去了。

  等我再次在阳光明媚的校医室醒来,已经快到放学时间了。我睡在校医室的床上,浑身湿湿的,特别是屁股和大腿部份,出了特别多汗似的,黏黏的很不舒服。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医生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看一份资料。

  看我醒了,医生和蔼的对我说:“你差不多已经退烧了。你妈妈打过电话,说很快来接你。你再休息一下吧!”

  我想说谢谢医生,但嘴巴里好像有什麽液体让我呛了一下,味道怪怪的,和李叔叔每天喂我吃的大棒子里面的牛奶很相像又有点不一样。

  医生说:“你刚才出太多汗,我喂了你一些营养剂。”

  原来如此,怪不得和叔叔的牛奶味道那麽像呢,都是很有营养的东西。

  等叔叔和妈妈来接我和浩浩哥哥走的时候,浩浩哥哥很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说昨天不该带我淋雨。今天他下课听说我病了,就来了好几次来看我,不过每次都要敲好久的们,进去我都盖着厚被子在睡觉。吴医生说他在做研究,不喜欢小朋友老是去叨扰。嗯?吴医生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吗?也许是他今天比较忙吧!

  XX0年5月28日日记,我和你说,以後我要每天锻炼身体。上个星期我和浩浩哥哥都淋雨,他好好的,我就发烧了。虽然他觉得是他的责任,但我自己身体没有他好也是事实,要加强身体锻炼才行。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每天下午课间去跑步!

  XXX0年5月29日日记,我今天好倒楣哦!打定主意去跑步,本想叫小玲和我一起,小玲那个懒家伙,死活不肯,我只好自己去了。

  球场上有人踢球,我一边跑,一边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砸到我,千万不要砸到我,千万不要砸  ”

  然後我就被飞来的一个足球砸倒在地。晕晕的坐起来,我真的看到有星星在眼前闪。

  踢球的几个男生跑了过来,纷纷弯下腰问我:“同学,你还好吧?”

  好  好你个头!总算星星消失了,我定睛一看,原来他们也是六年级的,应该是隔壁班的,不过不知道叫什麽名字。

  其中一个男生比较机灵,立刻伸手说:“同学,我扶你起来。”

  说着就用手抬我的胳膊,另外几个醒悟过来,也跟着伸胳膊来扶我。哼!我才不用他们扶,伸手打掉几个伸过来的爪子,不过不知道怎麽搞的,我打中的一个爪子反弹到我胸口上了。

  我开始发育以後,妈妈叫我戴胸罩,可穿那个好热哦,我总是忍不住脱掉,现在我後悔了。发育中的胸部很容易胀痛的,有时候还有肿块,更不能碰了。李叔叔都只是摸,不能使劲揉的。这下子,这个爪子狠狠弹到我的胸口,痛得我眼睛都发黑了,本来准备站起来的又一下子跌坐下来。

  喘了口气,我狠狠瞪着那个打到我胸口的男孩,他愣愣的盯着我说:“好软哦!”

  其他男孩也有点愣了。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拨开他们准备离开,这时候一个男孩回过神来,拦住我说:“同学,我建议我们还是送你到校医室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不要了,我回去冷敷一下就好了。”

  其实我是不想去校医室啦!不知道为什麽,每次想到吴医生那和蔼的脸,我就有点不舒服,下意识的不想去。可是这些男孩不放弃,围着我一定要我去校医室,有人还伸手拉我。我脱身不得,又急又痛,差点哭出来。

  那些男孩看到我眼里的泪花,也有点不知所措,我拨开他们想走,但一个男孩拉住我的手说:“你不去校医室也可以,但我们要检查一下,确认你没问题了才行。”

  其他男孩也都点头附和。我想甩脱他的手,甩不脱,又被其他几只手拉住,只好同意。

  我们总不能光站在操场中间影响别人跑步,就往操场边上走,被围在男孩中间的我突然看到浩浩哥哥在那边打球,刚喊了一声,就被旁边的男孩捂住嘴巴,其他男孩握住我的手让我不能挣扎,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我。我从人缝里看到浩浩哥哥朝这边看了看,没发现什麽特别的,耸耸肩又继续打球了。

  我被这些男孩子带到体育馆和热水房之间的一个死角,他们才放开我。我生气了,一边想拨开他们,一边说:“干嘛带我到这里?好讨厌,让我走啦!”

  可惜他们都比我高大强壮,堵着我出不去。

  那个提议带我来检查的男孩说:“请你不要挣扎,我们只是想确定你没有被我们砸伤,然後才会放你离开,否则就去校医室吧!”

  这些人怎麽这麽讨厌呢?

  不过校医室我不明缘由的实在不想去,比较了一下,只好对他们点了点头。

  那些男孩子好像比刚才更兴奋了,互相看看,後来那个提议的男孩说:“要不按顺序来吧,一个人检查完另一个来,我们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顺序。”

  然後他们就围在一起开始猜拳,中间还争执了一会儿。我还想趁着他们猜拳的时候溜掉,後来才发现大家一边猜拳,一边还分一只眼睛看我,唉,完全溜不掉啊!

  第一个顺序就是那个手不小心反弹到我胸脯的男孩,他走上前,一副很兴奋又不知如何下手的样子,那个提议的男孩有些看不下去了,指着我对他说:“你要不知道怎麽检查,就跟着我做好了,反正我是第二个。”

  然後两个男孩一起走上来围在我身边。

  第二顺序的那个男孩告诉我,他叫钱达,第一顺序的那个叫赵正,然後又介绍第三顺位的是孙光,第四顺位的是李明,他还特别强调:“要记住我们的名字哦!”

  什麽嘛,你们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干嘛要我记住你们的名字?

  可钱达说:“我们知道你,你是二班的雯雯,外号呆呆美少女,和一班的李浩是邻居。”

  我呆住了。钱达说:“好了,我们都互相认识了,就是朋友了,朋友要对朋友负责,所以我们要对你负责。”

  然後他们开始用手在我的头上四处按来按去,问我:“这里痛不痛?这里呢?”

  我刚刚是头痛,不过现在不痛了,倒是被你们按的头晕。不过我还在震惊他们怎麽认识我,而我一点也不认识他们,就随着他们的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钱达说:“既然头部没事,那就检查下面的。”

  摸了一阵我的脸,两个人开始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摸,碰到我胸部的时候,我惊了一下,连忙阻止他们,可是钱达很坚持:“一定要检查一下。”

  说着就和赵正各用一只手拉开我捂在胸前的双手,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胸部上大力揉捏起来。

  好痛,真的好痛!我眼泪汪汪的对他们说:“我不挣扎了,你们不要那麽用力好不好?”

  两个人对视一眼,钱达说:“好。”

  但下一步他们就把我的运动T恤撩到了胸口上方,我不戴胸罩的,所以两个小白兔就暴露在空气中和四个人的眼睛里。

  我吓住了,这怎麽行!我马上大力扭动。可是这时候,钱达和赵正又分别握住一个小白兔大力揉起来,我的身体一下痛得僵住了,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刚想放声大哭,钱达在我耳边说:“大声哭的话,就叫其他人来看你喽!”

  我使劲挣扎,挣不脱,只好忍着眼泪,小声抽泣的对他们说:“你们轻一点好不好?不要揉,摸就好了。”

  前面站着的孙光和李明看得目不转睛,还问:“手感怎麽样?”

  赵正一脸陶醉的说:“摸过你就知道了。”

  还好他们後来摸得比较轻一点,最後两人还用嘴巴把我的小白兔含住,又舔又吸。我感到酥麻酥麻的,可是只想快点离开,拼命求他们:“那快点检查下面吧!”

  那两个男孩大概也想看看下面是什麽,就让孙光和李明过来接手按住我的双手,而赵正和钱达两个就蹲下来想把我的运动裤往下拉。我拼命夹紧双腿,可赵正一挠我的小肚子我就笑得脱力了,让他们把我的运动裤拉了下来,露出史努比内裤。天哪!我要羞死了!但挣又挣不开,只好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他们。

  赵、钱两个互相看看,齐声说着:“好可爱。”

  他们并没有把我的内裤也拉下去,而是把手伸进内裤里摸起来,一边摸,还一边交换感想。

  一个说:“欸,这里没有小鸡鸡,是条小缝呢!”

  一个说:“废话,女孩子哪里来的小鸡鸡?女孩子的小缝是让男孩子的鸡鸡插的。”

  “真的吗?”

  “当然。你怎麽什麽都不懂?你往里摸摸,两片软肉里面有个小洞呢!”

  “真的哎!欸,小洞洞流水了!”

  赵正把手从我的内裤里抽出来,发现这个水黏黏的,忍不住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香喷喷的呢!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尿呢!”

  我心里又气又恼、又羞又舒服,你们几个又不是亲人又不是医生,又不用我交换抗体给你们,怎麽可以这样摸我呢?可是又被两只手摸得很舒服。李叔叔、浩浩哥哥,你们在哪里?

  钱达也摸到了一手的水,不过他没有把手从内裤里伸出来,而是继续往里面伸去。我的脸发红,身体开始发抖,不自觉地夹紧双腿,只能咬着嘴巴让自己不要发出呻吟。

  钱达靠到我耳边吹着气对我说:“怎麽样,喜不喜欢我这样模你?”

  这时候赵正把手又伸到我的内裤里,发现前面已经被占满了,嘟囔一句“好狡猾”就用手伸到後面,在我的屁股上大力揉捏起来,一边还惊讶:“欸,手感好好哦!”

  我被他们两个搞得快疯了,不管钱达说什麽,我都大力摇头,拼命摆动自己的身体想把他们甩出去,可惜内裤太紧了,怎麽也甩不脱这两只手。这时候,负责压制我双手的李明和孙光已经忍不住开始使劲揉起我的两个小白兔来,我的理智快要崩溃了,天啊!谁来救救我吧!

  日记,你知道吗?我其实是一个挺幸运的人呢!这时候突然听到附近有人大喊:“你们在干什麽!”

  他们的手都停住了,扭头一看,原来是王爷爷举着扫把冲了过来,四个男孩吓得扭头就跑,王爷爷没有继续追下去,而是转过头把我扶起来,让我靠在他怀里细细喘息,同时温柔的抚摸我。

  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靠着王爷爷,一下子脸红了,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虽然我和王爷爷交换过抗体了,可让王爷爷看我衣服穿得乱七八糟的,我还是很不好意思。

  整理好衣服和头发,我郑重的向王爷爷道谢,要不是他,我可能今天就要丢更大的人了。王爷爷摸着我的头说:“没事,以後再有什麽坏小子欺负你,告诉爷爷,爷爷给你作主。”

  我心里好温暖,王爷爷真好!最近我怕他又要和我交换抗体,老躲着他,我这种怕做好事的心思真不应该。

  後来放学了,李叔叔接我和浩浩哥哥放学回家,看我好像哭过的样子,问我怎麽了,我觉得我被迫在外人面前露出身体还被那样摸,好羞耻!不想让他们知道。就只告诉他们我被球砸了,砸我的人跑了。浩浩哥哥生气的说:“下次谁敢砸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李叔叔笑起来,说:“对,爸爸和哥哥都会保护妹妹。”

  晚上妈妈加班,我睡在叔叔的床上,当他一边亲我,一边把棒子插入我身体的时候,我觉得,我真是一个既幸运又幸福的女孩啊!

  XXX0年6月01日日记,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哈哈哈,是儿童节!是我每年六月份最喜欢的节日了。今天我们去哪里玩了?当当当!水上乐园!耶!

  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晴天,果然如此,不过妈妈看看外面的太阳,把本来已经穿好裙子准备出发的我又剥光光,厚厚抹一层防晒霜才甘休。

  出发时间因为妈妈给我抹防晒霜而有点迟了,不过李叔叔并不是太在意的样子,路上还问我:“泳衣是什麽样子的呀?还是去年的小鸭子泳衣吗?”

  哼!才不是,妈妈买了新的给我,和妈妈是母女款哦!

  我们出发的确有点迟了,所以到水上乐园以後,很多小孩子和家长已经进入园区了。我们四人分别到男女更衣室换了泳衣,出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有很多人在看妈妈和我。

  妈妈的泳衣是一件别致的松花与桃红色抽象两截式,我的和妈妈一样,不过是少女款,胸前有几层轻纱。也许是自己的妈妈,我才这样觉得的?但我真的觉得我妈妈好漂亮。

  今天是儿童节,水上乐园设计了很多适合家庭参与的项目,玩过了惊险的高空滑梯、大转盘、水上过山车,还有刺激好玩的激流勇进、冲浪池等等,我们都有些累了。吃过有点晚的中饭,妈妈找了个大池子漂浮起来,说她要歇一歇。浩浩哥哥和我两个还没玩够,拉着李叔叔又跑去玩独木舟了。

  今天真的有好多小孩子来玩啊,我们班的慧慧、小萍、萌萌  看到了好几个,不过我们都是跟着家长来的,所以只打个招呼又分开了。浩浩哥哥这个淘气鬼,碰到他们班几个男生在池子里和另外一夥男生打水仗,一定要加入去助阵,李叔叔一个没拉住,他就一溜烟跑了,李叔叔莫可奈何的喊着告诉他几点在哪里集中,希望他听进去了。

  就剩我和李叔叔两个了,我们玩什麽呢?正好综合了过山车和水幕电影的那个有空位,我们就去这个吧!这个游戏是放松类的,坐着平缓的过山车在黑暗的山洞里穿行二十分钟,沿途有各种水幕电影的场景。

  我们两个去得晚了,只剩下最後一节车厢空着。进入山洞以後,我开始觉得有点冷了,就挤在叔叔那边,叔叔一边笑着说:“你要挤死我啊?”

  一边把我抱起来放在他的腿上。

  水幕电影很好看,但随着车厢的震动,我感觉屁股底下一个热热硬硬的大棒子翘起来了。讨厌啦,叔叔,这也算是公共场合吧,而且最多十五分钟过山车就要到站了。我不理他,他就抱起我来用我的屁股摩擦他泳裤底下的大棒子,摩得我也受不了了,转过身跨坐在叔叔腿上,面对面搂着他的脖子。

  叔叔把他的大棒子拿出来,又把我的泳衣三角小裤裤遮住入口的布料拨在一边,用棒子的肉头摩擦了几下我的下面,我已经湿了,然後他一挺身,我就感觉到热热的棒子插进我身体里了。好奇特的感觉,外面凉凉的,可我体内热热的。

  车厢震动着前进中,我们可以看到前面的人或者在互相依偎着休息,或者在聊天。我闭着眼睛,扭动着自己的腰,感觉着体内的大棒子不断向上顶着我的内部。可能是嫌我动的幅度太小了,叔叔抱着我开始自己动起来,又快又深,简直要顶穿我的喉咙了。我好想叫,但又拼命压抑自己,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嗯  嗯  ”的声音。

  在这种状态下,两边的水幕电影在我看来好像是极近又极远的东西,那些画面,我好像什麽都看到了,但脑海里什麽都没留下。叔叔停了一下,保持着棒子还插在我体内的状态把我转了个圈,从面对他到背对他。那种扭力好像把我的整个内脏都扭了一圈,幸亏我个子比较小又柔韧,否则让他这麽一弄,我一定摔得满头包不可。

  叔叔又继续抽插起来,可我抬眼一看,天哪!黑暗中白色的出口已经不是太远了,心里一急,阴道就开始拼命挤,叔叔一下子忍不住了,勉强抽插了几下,我感觉体内的棒子一阵痉挛,热热的汁液就射进了我的身体里。

  等这趟过山车的最後一节出现在出口等候的人群眼前的一刹那,叔叔刚刚抽离我的身体,我飞快坐好。等车停稳,叔叔带着我好像什麽事也没发生一样跟着人流走了出去。我听到刚才坐我们前排的一对情侣抱怨山洞里太冷了,嘻嘻,我一点也不冷呢!

  叔叔去上洗手间了,我在外面等他,不过在进去之前,叔叔俯下身体在我耳边说,要我尽量夹紧自己的阴道,看叔叔的牛奶能在我的身体里保温多长时间。

  这个挑战我喜欢,上次在家我保持了两个小时呢,不管是吃饭、看电视、走路,我都紧紧夹着,没有让一滴落下来,最後我实在是要去嘘嘘才流出来的。看这次可以保持多久吧!

  我在洗手间外面等叔叔出来的时候,有几个路过的叔叔看到我一个人,就走过来夸我是个好漂亮可爱的女孩子,问我哪里上学、几年级、什麽名字等等,还不断想抚摸我的肩膀、胳膊、肚子什麽的。他们好讨厌,我最怕痒了,他们这样会让我夹不住叔叔的牛奶啊!

  因为是公众场合,我不理他们,他们也没做什麽其它的就走了。我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赵正、钱达他们四个从男洗手间里出来。啊啊啊,怎麽这麽巧啊?

  看到他们,一下子就勾起了我刻意遗忘的那件事。心里一阵烦闷,有心要躲开,又怕叔叔出来找不到自己。唉,希望他们没看到我吧!

  可惜今天我没有那麽好运气,赵正一下就看见了我,四个人围了过来,笑嘻嘻